必赢官方网站

 必赢官方网站     |      2020-02-16

本报杭州1月13日讯 “谁来给我的父亲母亲拍张照?”这是来自浙江大学09级人文科学试验班叶沈俏同学的心愿。这个失去了双腿却没有失去梦想,希望能用双臂飞翔的女孩,看到本报联合浙江大学发出的“我的父亲母亲”亲情留影征集令后(见本报1月10日14版、1月12日13版),触动了深藏在心底的感恩之情。她希望能参加此次亲情留影活动,但由于身体原因,希望有人能帮助她完成为父母拍照的心愿。叶沈俏7岁那年被一场无情的车祸夺去双腿,只能以轮椅代步。2009年,勤奋刻苦的叶沈俏考上了浙江大学,她的母亲为了照顾她的生活和学习,也从建德老家来到杭州,开始了“陪读生活”。在浙大的校园里,常有人看到一位瘦弱的母亲背着她失去双腿的女儿慢慢走过,这就是叶沈俏的母亲,一位勤劳平凡的农村妇女,一位伟大的母亲。“她就这样背着我,从小学背到大学,这么多年,妈妈从没离开过我,从没让我迟到过,也从没让我等过。”叶沈俏谈及母亲,每每哽咽。“为了我,妈妈没有了属于自己的时间,这一直是我深深的遗憾。”叶沈俏也从母亲那里学会了怎样在别人的眼光下从容自处。“当所有人都认为我这一辈子完了的时候,是她一定要为我争口气,她坚信我不能一辈子就这样,我一定有能做的事。”虽然母女俩都很内向,平时的交流也很有限,但叶沈俏知道她们母女的感情是常人无法体会的。现在,在浙大陪读的母亲为了补贴家用还找了一份钟点工的活,在叶沈俏上课的时候去打工赚钱。叶沈俏的父亲留在建德农村老家,在一家建筑工地打工。“因为妈妈经常背我,她的腿常常很疼,挽上裤腿能看到青一块紫一块的。我叫她去医院看看,她却说贴块膏药就会好了。每年过年,妈妈都会给我买礼物,自己穿了十多年的旧牛仔裤却舍不得换新的。”叶沈俏有个念头,想给妈妈买一个按摩器,让劳累的她放松一下。“父亲在建筑工地干活很辛苦,他手上的皮全开裂起皱了,还有了灰指甲,一抓就流血,他的手和我的手放在一起,一黑一白,反差太强烈了。”点点滴滴,汇成了叶沈俏想给父母拍张照的千万个理由。就让相机来定格,珍藏下这份爱。听到叶沈俏的心愿了吗?“谁来给我的父亲母亲拍张照?”如果你有意帮助叶沈俏,完成她给父亲母亲拍照的心愿,请告诉我们。(2011-01-14)

编者的话:浙江大学09级人文科学试验班叶沈俏同学在本报表达“谁来给我的父亲母亲拍张照”的心愿后(见本报1月14日14版),我省高校很多热心的同学踊跃报名,纷纷表示愿意帮助叶沈俏。在这里,我们想对这些热心的同学们说一声:谢谢!考虑到现在正是期末考试阶段,为了不影响学生的复习迎考,我们从众多报名者中挑选了有几十年摄影经历的浙江大学老师卢绍庆帮助沈俏完成心愿,各位帮助叶沈俏的心意我们会一并转达给叶沈俏。图片 1妈妈的爱,永远的爱下午两点,天上飘起了零星雪花,妈妈背起女儿走在上学路上。对妈妈来说,这只是无数日子中一个很平常的一天。很多浙大的学生和老师都见过这位妈妈和她的女儿,但很少有人知道,曾经发生了什么,正在发生什么。叶沈俏,浙大09级人文科学试验班学生,7岁那年的一场车祸,使她高位截肢,从此只能与轮椅为伴。之后12年,沈俏妈妈就是女儿的双腿,小学、中学、大学,求学的路越走越远,家也越来越远,可是,妈妈永远在身边。在浙江大学紫金港校区,推开叶沈俏和她母亲住的房间,两个书柜两张床,一盏小台灯,屋里只有坐在轮椅上的叶沈俏。“妈妈去做钟点工了,麻烦你们等一下。”自叶沈俏进入浙大后,妈妈就试着在外面打一些零工贴补家用。“学校里的工作都是8小时制的,大学上课要换教室,所以时间上很难安排。后来在一些老师的帮助下,妈妈在港湾家园找了几份钟点工的工作,我上课了,她就去工作,我下课了,她就来接我。”面对瘦弱的叶沈俏,我们不忍去问十多年前发生的事;面对我们,叶沈俏想说的只有爸爸妈妈。“我有一个弟弟,没出车祸前,家里有几亩地,跟普通的农家没什么两样。后来因为我的事,家里的开支大了,爸爸就去建筑工地当泥工,想多赚点钱养家。”沈俏说,爸爸是个很内向话很少的人,每次通电话,他总只跟我说饭多吃点,衣服多穿点。图片 2妈妈倒了热水让女儿暖手。妈妈说,不能放弃叶沈俏的老家在浙江建德,从家到镇上的小学要走七八里路。“从我读小学开始,妈妈就每天背着我上学,后来我读的学校越来越远,妈妈背着我走的路也越来越长。”叶沈俏的眼睛里泛着泪花。在叶沈俏读小学的时候,妈妈每两个小时就往学校跑一次,来回一趟就是六七里路,一天要跑五六趟。有人劝妈妈说,这么辛苦,这个书不要读算了。但妈妈说“我一定要让她读书,要读最好的学校”。三年初中,生活也这样日复一日,每一天都是前一天的复制。“我高中是在建德严州中学读的,高二高三的时候,我的教室在4楼,妈妈每天背我上上下下,一天要跑五六趟。我不想让妈妈这么辛苦,打算放弃了,但妈妈说,不能放弃。”拿到浙江大学的录取通知书后,沈俏一家高兴极了。好多年了,这一家人没这么开心笑过。但妈妈又开始担心了……进校安顿好之后,她的第一件事就是去教务处,抄下所有课程的上课地点。8月的骄阳下,偌大的紫金港校区,她一个教学楼一个教学楼地跑,一个教室、一个教室去认路,她说,上课不能迟到。图片 3说到往事,妈妈忍不住流下了泪。为了妈妈,我要努力沈俏做事很努力。她说,就是为了妈妈,我也一定要努力。叶沈俏记得,小时候,坐在轮椅上出门,经常引来周围人的指指点点,让她觉得很难堪。但妈妈却要停下来跟旁人解释。她对妈妈喊:“他们都把我当作一个不正常的人了,你为什么还要解释?”妈妈说:“我是要告诉他们,是因为车祸才把我的女儿变成了这样,我希望他们不要看低你。”在叶沈俏心里,妈妈永远是她的榜样,是妈妈让她学会了如何在别人的眼光中自处。沈俏妈妈平时话不多。沈俏说,这么多年,为了我,妈妈一定流了很多泪,妈妈心里肯定也有很多委屈,但她从来不会对我说。有时候她很沉默,我知道她一定遇到了不高兴的事;我也知道妈妈一定很累,有时候,我会看见她身上磕出的青块,但她从来都说“没事,你不要担心”。沈俏说,等工作了,要给妈妈买一个好点的按摩器,还要带爸爸去医院看一看他的手。因为天天接触石灰,爸爸的手很黑很干燥,有时还会一层一层地脱皮。妈妈说:“我的希望是沈俏在大学里不要留下遗憾,今后出了校门找一份自己喜欢的工作,做自己喜欢做的事,开开心心就可以了。”她最担心的就是沈俏的身体,她总是吃得很少,一不小心就会吐。妈妈常常说:“沈俏,你一定要多吃点呀,你要为妈妈多吃点呀……”这就是叶沈俏和她的爸爸妈妈的故事,爸爸叫叶林军,妈妈叫沈悦琳。叶沈俏的祝福——妈妈,祝你一生安好亲爱的妈妈,十多年了,你把最美好的年华都褪成了黯淡的背景。每当你那温暖的眼光望着我的时候,我知道,这世界上没有比你再爱我的人了。可是很多时候,在你累了倦了的时候,我却连一句“妈妈,我爱你”都说不出口,我能为你做的那么少。我只能努力,努力地变得强大。希望有一天,当你累了的时候,我可以说:“妈妈,我的肩膀给你靠!”妈妈,卢老师给你拍的照片很漂亮,但我还是觉得,现实中的你,比照片更美。妈妈,女儿祝你一生安好!摄影师卢绍庆的话——一位伟大的母亲我是一个专职的新闻摄影工作者,干了几十年了,给很多人拍过照,但这回我要为一位母亲拍照,她的女儿对我说:“老师,把我妈妈拍得漂亮一点。我很想给妈妈拍张照,但我做不了。”我说,我知道,我会的。我预想了很多画面。我以为这是一个瘦弱的、无力的母亲,但马上,我就不这么看了。腼腆,只是沈俏妈妈给我们的第一印象。走进屋子,她先摸了一下沈俏的手,然后,倒热水、帮沈俏暖手……她自己的手,却冻得有些发紫了,但她没有感觉。她说自己很久没照过镜子了,拍照前,她拿起镜子照了一下,笑了。她乐观,她坚强,她自信。我忽然明白了,因为有这样一位坚强的妈妈,才会有坚强的叶沈俏。我很荣幸,能给这样一位伟大的母亲拍照。(2011-01-18)

“就算女儿从此没有腿了,我也要给她一个漂亮的人生!”这是一件很难想象的事,一件想着就会让人心颤的事:一个如花似玉的女儿,突然被一场惨烈的车祸夺去了双腿,她今后怎么办?做妈妈的,又该怎么办?十多年后的今天,这位妈妈记得的,是她抱着如血人一般的女儿冲进医院的那一刻,她对自己说的一句话——“只要她活着,就算女儿从此没有腿了,我也要给她一个漂亮的人生!”下午两点,天上飘起了零星的雪花,妈妈背起女儿,走了在去参加期末考试的路上。对妈妈来说,这只是无数个日子中一个很平常的日子。很多浙大的学生和老师都见到过这位妈妈和她的女儿,他们的故事入选了浙大 “感动同窗”评选活动的“十大感动事迹”。但很少有人知道,曾经发生了什么、正在发生什么。浙江大学09级人文科学试验班叶沈俏同学看到浙江大学联合《浙江日报》发出的 “我的父亲母亲”亲情留影征集令后,她很想参加,但因为身体的原因,这一愿望没法实现,她打了电话给我们,希望有人能帮助她完成为父母拍照的心愿。浙大有很多热心的同学表示愿意帮这个忙,但正是同学们期末考试最紧张的时候,正在我们犹豫的时候,浙大新闻办的卢老师说,我来拍。我们因此走近了这位可敬的妈妈……永远的痛叶沈俏,浙江大学09级人文科学试验班学生,7岁那年的一场车祸,使她高位截肢,她从此永远与轮椅为伴。沈俏妈妈,之后12年,她就是女儿的双腿。小学、中学、大学,求学的路越走越远,“家”也越来越远,可是,有妈妈永远在身边。叶沈俏的同学说,叶沈俏很坚强。叶沈俏说:因为有妈妈在,我知道妈妈永远在看着我。妈妈说:我不辛苦,自己的女儿,我不苦。在浙江大学紫金港校区,推开叶沈俏和她母亲住的房间,两个书柜两张床,一盏小台灯,只有书架上一面手掌大的粉色圆镜,透露出屋子的主人是女性。屋子里只有坐在轮椅上的叶沈俏。妈妈出门了,“妈妈去一户人家打扫卫生了,麻烦你们等一下。”自叶沈俏进入浙大后,妈妈就试着在外面打一些零工贴补家用。“本来妈妈想在学校找一份工作,但学校里的工作都是八小时制的,再加上大学上课要换教室,所以妈妈时间上就很难安排。后来是在一些老师的帮助下,妈妈在港湾家园找了几份打扫卫生的钟点工工作,我上课了,她就去工作,我下课了,她就来接我。”面对瘦弱的叶沈俏,我们不忍去问十多年前发生的事;面对我们,叶沈俏想说的只有爸爸妈妈。她慢慢说起了她的爸爸妈妈她的家。“我有一个比我小两岁的弟弟。没出车祸前,家里有几亩地,爸爸就在地里劳作,妈妈就在家操持家务,跟普通的农家没什么两样。后来因为我的事,家里的开支大了,爸爸就去老家的一个建筑工地当泥工,想多赚点钱养家。”沈俏说,爸爸是个很内向话很少的人,每次通电话,他就会跟我说饭多吃点,衣服多穿点。为了多赚点钱,爸爸很少过来看我,一是舍不得休假,二是一来一去又要花费好多钱。都是我回家了才能见到我爸爸。妈妈说,不能放弃叶沈俏的老家在浙江建德,从家到镇上的小学要走7、8里路。“从我读小学开始,妈妈就每天背着我上学,后来我读的学校越来越远,妈妈背着我走的路也越来越长”叶沈俏说。在叶沈俏读小学的时候,年轻的老师不同意妈妈将痰盂放在学校里,妈妈只能每两个小时就往学校跑一次,来回一趟就是6、7里路,一天要跑5、6趟。有人劝妈妈说,这么辛苦,这个书不要读算了。但妈妈说“我一定要让她读书,要读最好的学校”。沈俏念初中的时候,学校规定学习成绩在前50名的学生都必须住校。爸爸离家去打工了,白天,田地的活不能耽误,妈妈都在晚饭前赶到学校,第二天一早起床后把沈俏送到教室,就又赶回家干活了。三年初中,生活就是这样日复一日,每一天都象是前一天的复印,妈妈好象从来没有过累、没有过病。“我高中是在建德严州中学读的,高二高三的时候,我的教室在4楼,妈妈每天背我上上下下,一天也要跑5、6趟,我不想让妈妈这么辛苦,我打算放弃了,但妈妈说,不能放弃。拿到了浙江大学的录取通知书,沈俏一家都高兴极了,好多年了,这一家人没这么开心笑过。但妈妈又开始耽心了……一直到进了紫金港的这个小屋子,看到学校专门修砌的轮椅坡、新按的座便器和装在墙上的扶手,妈妈才舒了一口气。安顿好之后,她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去了教务处,抄下所有课程的上课地点,八月的大太阳下,若大的紫金港,她一个教学楼一个教学楼地跑,一个教室、一个教室去认路,她说,沈俏上课不能迟到。“妈妈是我的榜样”沈俏做事很努力,她说,就是为了妈妈,我也一定要努力,我能让她笑的,就是努力把能做的事做到最好。叶沈俏记得,小时候,坐在轮椅上出门,经常引来周围人的指指点点,让她觉得很难堪,装做没听见,只想快快离开。但妈妈却要停下来,跟旁人解释。叶沈俏心里很委屈,拼命憋住眼泪,心里责怪妈妈为什么还要进行无谓的解释,她对妈妈喊,他们都把我当作一个不正常的人了,你为什么还要跟他们解释?妈妈说,我是要告诉他们,是因为车祸才把我的女儿变成了这样的,我希望他们不要看低你。叶沈俏说,“妈妈是我的榜样,她让我学会了,如何在别人的眼光中自处。”“这么多年来,我从来没有把她当作残疾人看,我在尽我的所能让她能够跟同龄人一样有幸福。”妈妈说,“我相信任何事,只要用心去做,不管是残疾的还是健康的人,都是能够做好的,我常常跟沈俏说,别人能做的,你也一定能做,而且要比别人做得更好。不要去在乎别人的眼光,只要自己感觉幸福就够了。”沈俏妈妈平时话不多。沈俏说,这么多年,为了我,妈妈一定流了很多眼泪,妈妈心里肯定也有很多委屈,但她从来不会对我说。有时候,她很沉默,我知道,她一定遇到了不高兴的事;我也知道妈妈一定很累,有时候,我会看见她身上磕出的青块,但她从来都说,“没事的,你不要耽心”。妈妈在与我们交谈的时候,沈俏的背影看上去很安静,终于,她转过身来,带着怎么也止不住的泪,她说,妈妈,这些事,以前你从来没说过。妈妈带着泪笑了一下,为女儿一点一点擦去眼泪。沈俏说,等我工作了,我要给妈妈买一个好点的按摩器,因为我看到过妈妈腿上贴着膏药,妈妈告诉我这是老毛病,贴了膏药就会好,但我知道她一定很疼,她只是不想让我担心。我还想带爸爸去医院看一看他的手,爸爸的手很黑很黑,因为天天接触石灰,他的手变得很干燥,有时还会有一层一层的脱皮,医院里一定会有一种药,能对他的手有用。妈妈说,我的希望是沈俏在大学里不要留下遗憾,今后出了校门找一份自己喜欢的工作,“做自己喜欢做的事,开开心心就可以了”,妈妈说,她最耽心的就是沈俏的身体,“她总是吃得很少,一不小心就会吐”,妈妈说,“沈俏,你一定要多吃点呀,你要为妈妈多吃点呀……”这就是叶沈俏和她的爸爸妈妈的故事,爸爸叫叶林军,妈妈叫沈悦琳。摄影师的话:我是一个专职的新闻摄影工作者,这一行干了几十年了,给很多的人拍过照,有高官也有名人,但这回我要去为一位母亲拍照,她的女儿对我说,“老师,把我妈妈拍得漂亮一点。我很想给妈妈拍张照,但我做不了。”我说,我知道,我会的。叶沈俏是个聪明的女孩,如果她能跑能跳,那怕她拄着双拐能站立,她也不会需要别人来做这件事。做为一个专业的摄影师,我预想了很多画面。我以为这是一个瘦弱的、无力的母亲,但马上,我就不这么看了。腼腆,只是沈俏妈妈给我们的第一印象。走进屋子,她先摸了一下沈俏的手,然后,倒热水、帮沈俏捂手……她自己的手,却是冻得有些发紫了,但她没有感觉。她说自己很久没照过镜子了,拍照前,她拿起镜子照了一下,笑了。她乐观、她坚强、她自信。我忽然明白了,因为有这样一位坚强的妈妈,才会有坚强的的叶沈俏。我很荣幸,能给这样一位伟大的母亲拍照。叶沈俏给妈妈的祝福:亲爱的妈妈,十多年了,您把最美好的年华都褪成了黯淡的背景。每当你那温暖的眼光望向我的时候,我都知道,这世界上没有比你再爱我的人了。可是很多时候,在你累了倦了的时候,我却连一句“妈妈,我爱你”都说不出口,我能为你做的那么少。我只能努力,努力地变得更强大,我希望有一天,当你累了的时候,我可以说“妈妈,我的肩膀给你靠!”妈妈,卢老师给你拍的照片很漂亮,但我还是觉得,现实中的你,比照片更美。妈妈,女儿祝你一生安好!(潘怡蒙)